中国水安全计划:来自54个市县的民间环境污染报告

作者:半月谈网来源:http://info.js.hc360 日期:2015年4月15日 19:31

    今年以来,半月谈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了“说说家乡污染那些事儿”大型面访调查,就我国部分地区的水、空气等污染情况及其污染源等问题,邀请民情观察员对各地民众进行了访谈。本次调查共回收访谈记录130份,被访者来自北京、甘肃、广东、广西、湖北、黑龙江、河南、湖南、辽宁、江苏、江西、内蒙、上海、山西、陕西、山东、四川、重庆、福建、贵州、云南、浙江等22个省的54个市、县地区。黑龙江牡丹江、山东信阳、山西大同、河南孟州、甘肃崇信、秦安、湖南安乡、新晃、湖北老河口、甘肃康县、广东从化、云南师宗、江苏新沂、北京延庆等地的半月谈民情观察员为我们做了非常详细的调查手记,展示了所在地区污染现状、污染源概貌。


    污染现状


    在所有130份回收的访谈记录中,有68份反应空气受到污染,其中8份反映当地有雾霾现象,12份反映有粉尘、沙尘或者沙尘暴。


    在水污染方面,66份访谈记录显示出当地的江、河受到了污染,8个地区的被访者反映饮用水受到影响,2位被访者反映地表水位下降。


    在日常生活环境方面,39名被访者反映,污染已经影响到了其周边的生活环境。9名被访者会日常性地闻见周围空气里有臭味,7名被访者受到噪音的困扰,大量群众反映生活垃圾、农业垃圾严重干扰了日常生活。
 

    27份访谈记录反映当地土壤受到污染,12份反映植被遭到破坏、水土流失。

 

    1.工业污染仍是导致环境恶化首要污染源,多地工业污染已拉高癌症患病率
 

    本次调查显示,最主要的污染源依然是工业企业、采矿作业,作出这一判断的包括38个县市的74个被访者。值得密切关注的是,生活垃圾、农业垃圾已经成为污染环境的第二大元凶,有31个地区的访谈记录反映了这一情况,且污染程度恶劣。禽畜养殖造成的污染也不容小觑,9个地区的14份访谈记录反映,群众正常生活已经饱受困扰。


    “污染厂浓烟粉尘漫天,经常能闻到刺鼻的气味,河水、井水发黑,地里部分玉米花生小麦枯死或长成怪状,部分鱼塘枯死。”这是江苏新沂市双塘镇沙沟村村民为我们描绘的村容。

    沙沟村自2008年先后招商建了铜厂,钢厂,耐火砖厂,电瓶厂,冷冻厂,水泥厂,玻璃小瓶厂等。当地人民朝夕生活在这些工厂周边,切身感受到了这些厂区给生活环境带来的影响。


    “老百姓没有确切的化验依据,但自从2008年这些厂在本地落户后,老百姓的健康程度下降了。”沙沟村多名村民瘫痪卧床或病重住院,癌症患病死亡率也高于以往。“这些疾病与水、土地、空气污染有直接关系。为什么过去村民患这些疾病的没有这么多呢?”


    当地最大的污染源是进行燃料油生产的化工企业,该厂生产中排出的有毒乳化水,污染了下游的庄稼、渔场。当地另一工业生产基地,超标排放二氧化硫。“他们的策略是庄稼、林木被污染致死的,按价格赔偿。当地村民进入这些工厂干活,戴防毒面具、口罩,但有毒气体仍使农民工头疼、恶心、呕吐,常常输液来缓解。身体好转再干,干了一阵又犯。”
 

    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的环境恶化现象不仅仅发生在新沂。在本次调查收集的130份访谈记录中,66份明确指出当地主要污染源是排污工厂、小作坊。8份为煤铁金钼等矿山、矿场。


    38个县市的环境因污染企业而遭到破坏,多个地区环境严重恶化,被指出造成严重污染的具体企业计有42家,以及成片的小型橡胶厂、水泥厂等。这些污染企业只有13家采取了包括“设立垃圾桶”等在内环保措施,8家主动披露过排污信息。


    在江西萍乡市湘东区下埠镇,由于市区建成湘东区陶瓷工业园,内有化工厂、陶瓷厂、焦化厂等污染企业,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企业将乳白色或者褐色的工业废水直接排到附近河中。起初附近村民用河水洗澡、洗衣服、饮用河水后,发现患皮肤病,身上起疹子、皮烂掉,遂发现河水已被严重污染。患病群众向当地政府反映,政府只是为各家各户安装了自来水管,让居民免费使用,工业企业则继续生产排污,夜间和下大雨的时,排放尤其严重。河水现已变成肉汤色,不时散发恶臭,大量鱼塘水田无法种养。最近,自来水中也发现大量黄色沉淀物,村民只得靠饮用矿泉水度日。


    在甘肃平凉崇信县,流经赤城村的黑河成了名符其实的“黑河”,河床河水已经完全被污染。主要污染源是上游个别煤矿和周围的私人洗煤厂。“崇信县是一个农业县,可财政收入在平凉市算比较好的,这都归功于河上游的几家煤矿。近几年,大多数煤矿对污水进行了处理,现在主要是煤矿周围的私人洗煤厂将黑水直接排到河里,有检查时,他们就停业放假,检查结束后又恢复生产。新窑村更为糟糕,即使在大晴天,天空也是灰蒙蒙的,白衬衣穿一会儿就变成黑的,地下水无法饮用,群众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


    在山东临朐,甲醛企业、铝型材加工企业向地下排水。“以前各种癌症听得少,现在只要听说谁谁快不行了,95%是癌症;最近五年我身边去世的亲人,100%是癌症。说到这些我就情绪激动,为什么我们临朐癌症的发病率比全国其他地方高?一些病例和研究在联合国都出名?实际上就是水污染导致的,铝合金、甲醛产品加工业是当地最大的污水制造者。媒体报道过,但不了了之,企业强势,地方监管不力——当然如果我是县长,我也不管,这些企业都是纳税大户,支撑GDP的。老百姓根本无法应对,也只能无所谓了,反正社会就这样。”被访者如是说。


    在云南师宗县,由于当地产原煤,周围的焦化厂排放大量烟雾粉尘。“一大股黄烟从高炉口冒出来,连庄稼蔬菜叶子上都落满灰尘,空气中弥漫带有煮熟老鸡蛋气味的气体,闻多了胸闷、不舒服,排出的污水淌在小沟沟里,水变浑,鱼也死了。我们生长在这个村子里,躲也躲不开,走也走不掉,又不可能搬家去哪里。”
 

    在丰城市某镇,多家废旧金属加工企业和几家羽绒服羽毛加工企业,每天几个烟囱排烟,黑压压的一片,居民全天紧闭门窗。105国道穿镇而过,来往的车辆驶过,风烟滚滚。“近年来,集镇上常有患各种癌症病亡的。居民都敢怒不敢言,所办企业都是镇里有头有脸的人,镇里为了利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田丰行政村的某工业园区内多是高耗能企业,号称“污染区”,排放“三废”,空气、水、土壤全被污染。“‘宁愿呛死,不能饿死’是当官的口头禅,浓烟滚滚,昼夜不停。工业园的土地都是优良耕地,为了搞工业,政府以微薄补偿强占农用地,失地农民既受污染之害,又无生活来源。这里的人都是肺癌、肝癌,50至60岁就死了,有条件的都搬迁了,大多人无奈、等死。”


    2.生活、农业垃圾“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除了工业污染以外,生活垃圾和农业垃圾已经成为摧毁居民生活环境的第二大元凶。有39份访谈记录强调了生活垃圾、农业垃圾对群众生活的恶劣影响。其中16份访谈记录认为是由于乱倒生活垃圾,13份访谈记录指出农业垃圾污染严重。

  
    在甘肃秦安县,生活垃圾堆积如山,借助风的威势遍地都是,抬头就能看到高悬的红白黑蓝黄绿紫色的七彩垃圾。


    山东阳信县城的全部生活污水排入白杨河。白杨河东西横向贯穿阳信县城,东西两端是白杨河渡河槽闸,槽闸内的河水已呈黑色。


    江西省遂川县汤湖镇镇上垃圾污染严重,群众比较头疼,两个保洁员每天将五六车垃圾倒入附近的河流里,严重污染河水,臭气冲天,苍蝇满天飞。


    由于人们向河水乱倒垃圾、排污水,湖北老河口市梨花湖段的水质令人担优。


    农业污染也不可小觑。如今农民务农,不论什么作物都得使用黑白地膜、农药,加上农民环保意识薄弱,丢弃后的黑白地膜,随地一丢,见风就飞;农药瓶随处丢弃,瓶内未用尽的农药液体到处流,在农田中又被农作物在生长过程中储存进粮食果蔬中。


    来自丰城的被访者告诉我们,农民种稻田的土壤大部分板结,原因主要是农民自己把有害的废品乱扔乱丢。农药瓶、废塑料袋,翻耕时埋在土壤中,常年累月积聚,影响庄稼生长发育。


    湖南省安乡县的访谈记录显示,当地垃圾处理和排污管网规划建设滞后,几乎无任何处理设施,生活垃圾乱堆乱倒,生活污水乱泼乱排,污水横流,蚊蝇滋生。“据测算,2006年,我县农村生活污水排放总量500万吨左右,绝大部分的生活污水直接排放,生活垃圾产生量为12万吨,大多数随地堆放,地膜、塑料袋等在土地中的残留率就高达20%-30%,严重影响着农作物的生长。固体废弃物,如玻璃瓶、废旧塑料、农用薄膜、废旧电池等,降解时间更长,要影响好几代人。”


    3.禽畜养殖污染——“一个奇臭的世界”


    本次调查中,14份访谈记录显示,居民生活正深受当地禽畜养殖污染的困扰。


    半月谈民情观察员在四川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凤兴村了解到,当地农民自办肉蛋鸡养殖场不断增多,鸡粪堆积如山,散发刺鼻、让人恶心的臭味,“到哪儿都能闻到,简直是生活在一个奇臭的世界中”。


    来自辽宁黑山白厂门镇的被访者说:“咱们也没有什么别的污染,直接污染源是家家户户小型饲养造成的粪便,因为没有统一的垃圾场,猪鸡粪便都在自家临街的路旁,雨天满街流,晴天臭气熏天,是村民们的最大烦心事,也是山村的普遍现象。我家就住在典型的污染区,南靠戴家三千只的养鸡场,西边是石家鸡粪堆积坑,气味难闻,蚊蝇乱飞,环境状况可想而知。”
来自湖北宜城市的读者杨明生告诉我们,家禽家畜养殖给环境造成的污染,有时已经不亚于一个污染严重的工业企业。在宜城市,除了大量家庭散养猪场外,年出栏300头以上的中小型养猪场超过70家,年出栏万头以上的规模猪场有10家,不仅是大部分家庭散养猪场未采取任何处理措施就将生猪排泄物直接排放到周围环境中,就连成规模的养殖场也没有严格按环保要求配套建设、正常运行的治污设施,年出栏万头以上的10家猪场中,只有6家配建了沼气池、沉淀池、净化塘等粪污处理设施,但也并未全天候、满负荷使用。


    环境权维护


    1.举报多被敷衍了事


    62位访谈记录提到,被访者曾就当地的环境污染问题进行过举报。其中49份显示,当地居民曾向各级政府、环保部门、市长热线、环保热线、环保相关的官方网站等有关政府机构举报,其中有34地得到了政府不同程度的回应。 

  
    其中有9个得到回应地区的被访者表示,举报收到了一定成效:


    广西桂林永福县:“有一家米粉厂,生产过程中向河水排污,附近居民向环保局做了举报,环保局及时下发停止排放污水的通知,并要求生产厂家进行整改,目前米粉厂已经搬到别的地方生产了”。


    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大矸镇:20多户人家一起提出让当地的石料加工厂尽快搬走,“目前企业已经准备搬迁”。
山东东营花居镇:“对橡胶厂的建立,当地群众很有意见,地方政府出面,于2012冬拆除”。


    四川资阳市雁江区:“进行了初步整改,换了垃圾场位置,原垃圾场栽上了果树”。


    上述地区虽然有群众主动维护自身权益进行举报,政府部门也出面对污染企业进行了整改,但在我们回收的访谈记录中,并没有体现出举报与整改的因果关系。
 

    甘肃陇南康县的民情观察员向我们详细叙述了当地污染企业因村民举报、上访而被整改的过程:
该乡境内有三个开采矿石的企业,分布在这个乡的小村沟、赵家河、张家河三个深沟大山里。其中出矿比较多、效益可观的是赵家沟和张家沟两处的企业:鑫河矿业有限公司、金林金矿业有限公司。据悉,这两个企业都在县发改委、国土局、林业据等部门当时‘特事特办’原则下,获得所有开工行政许可事项的审批手续,并同时于2003年8月份开工。两个企业开工当日即受到当地三河乡小垭村、三河坝村、垭合村等村民的阻扰,村民担心矿产开办后会对当地环境、植被造成破坏。但经当地县、乡政府工作人员疏导,村民在获得微薄补偿、以及允许在厂矿打工挣钱等承诺后,勉强答应。
2003年底,矿产企业相继投产,政府为其减免了相关税费,同时,在政府干预下,银行为这两户企业各投放了上千万元贷款,企业生产正常,经济效益可观。但是由于这两个企业事先承诺的相关防污排污设施没有到位,矿渣、废水任意排放,投产不到两年时间,企业所在地环境受到严重污染。
 

    “使河水水质的污染和河床的增高,还有就是矿山周围的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厂址周围山头的树木都被工厂排放的废气废熏死了,变成了光秃秃的荒山,周围三条沟溪里的水也全成了白色。
   

    “大量废渣废水顺沟河而下,周围三条沟溪里的水全成了白色,河流鱼类死亡;大量矿渣使河床水位逐年提高,三河乡垭河村倒柳沟社8户村民的房屋在2013年6月20日的那场暴洪中全部被毁,沿河一带的养殖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植被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厂址周围山头的树木都被工厂排放的废气熏死了,变成了光秃秃的荒山。
面对企业污染环境的行为和做法,当地村民曾多次自发组织上山同企业老板和当地政府反映交涉,阻止生产,并到县上集体上访。县委、政府受到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2007年,鑫河矿业公司因废水排出流入沟河,再汇入秧田河、燕子河,一直往下游流,沿途的河水被污染成白色水体,水里面还掺杂有白色的粉末矿石沉淀,经过很长段落的河水分解段、恢复段,直至清水段,河水一路流出甘肃境,进入到陕西省宁强县境内,水质变清洁,看起来跟经过处理净化的水一样,但水已很臭,味道很浓,就被外省的宁强县政府依法将该公司起诉法院。该企业知道事态严重了,就与陕西宁强县政府协商,答应赔偿300万元的污染损失费用。这是外省给予污染企业的惩罚和制裁。
 

    自这件污染环境事件发生后,该企业才有所收敛,先后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建立尾矿坝、新建粗加工设备,将矿粉拉运到陕西潼关、河南灵宝进行精加工和青化等等。近两、三年,河水变清澈了,也有鱼类生存了。
 

    听到这样的事情,先是为之欣慰,后是为之痛惜。由于防污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两家企业拿不出足够的资金,已无力再添排污设备,时而生产,时而停止,无法正常生产。从这两家企业生产到转让,县财政基本没有获得收入,而当地环境、植被受到的种种污染却成了这里村民心里永久的痛。
   

    多数环境污染举报虽然得到相关部门回应,但污染问题并未因之有所改观。
   

    江苏淮安市淮阳区的被访者纷纷表示“环保局工作人员说他们也没有办法”“都说企业已经采取了环保措施”“地方政府在治理污染方面就像醉汉喝酒一样,市长书记换了一任又一任,环境污染却越来越严重,其根源是无人问责,无人负责,大家都是得过且过,不能认真办事”。


    在云南师宗县,“群众经常都在说,但政府没有明确表示要怎么做,听说要安排搬迁,但说了好多年了,现在都还在冒黄烟”。
   

    江苏新沂市双塘镇的群众告诉我们,他们的举报“不但没有回应,镇政府还隐瞒上级,犹恐影响自身形象”,或是“虽然答应赔偿,但一拖了之,打发走就完了”“庄稼受污染致死的赔偿过,人有病的话活该,因为没法鉴定”。
江苏南通通州区群众提到,(政府部门对污染问题)“处理过但收效不明显”。
 

    2.线索不足,媒体难有作为


    6位群众选择了向新闻媒体进行举报,2位群众得到回应。其中1份记录显示,群众举报获得了一定成效——“电视曝光,地方政府通报促使其转改或托管”。另有一份访谈记录显示,这位向“焦点访谈”举报的被访者表达了作为举报者的无奈:“一位编辑要我提供一些数据和素材,但是咱们一位普通老百姓,无经费,无人支持,向哪儿去找数据。”   
 

    3.忍气吞声是常态


    除了举报以外,民众应对环境污染的方式乏善可陈。
  

    14份访谈记录显示,群众对污染表示“没办法”、“只能忍受”。如云南师宗县丹凤镇古城办事处大阿赞村的村民说“我们生长在这个村子里,躲也躲不掉,走也走不掉,又不可能搬家去哪里。”江西宜丰县澄塘镇彭源村的村民说:“又不能迁到别的地方生存,只能接受伤害,迫切希望政府和环保单位来管一管。”内蒙察右前旗一工业园区的村民:“有条件的都搬迁了,大多人无奈、等死。”
 

    更多地区群众面对污染无奈采取一些“自保”型措施。
 

    49份访谈记录显示群众正以“防护”为主,其中26份提到了“出门戴口罩”;20份提到会“尽量不出门”;14份记录提到“会尽力保持自身的清洁,少开门窗、种植物、保持家里卫生”等;10份记录提到以远离污染源的方式做自我防护,如“到外地串门,有搬迁的打算”、“牛羊转移放养地点”、“远离排污企业”等;
有7份访谈记录提到应以自我保健、加强自身免疫力为主,包括饮食上的“不吃水产品”、“购买蔬菜食用”、“不喝生水”,以及“加强体育锻炼”“多吃提高自身抵抗力的食物”“自我保健”“体检、备药”。
还有2份记录中提到“时刻关注相关信息”,以便随机应对。   
 

    只有12份访谈记录中体现出污染地区群众维护环境权益的自觉意识。
 

    10位被访者以自觉环保的方式应对,包括绿色出行、不适用无法分解的塑料袋等,其中有2位被访者除了自觉环保以外,还会对周围人进行倡导,乃至“积极引导乡里邻舍不要乱扔垃圾”,但总体上来说,这部分被访者的态度是“自己能做到的尽量做好,实在不行只能等靠盼政府”。
 

    有2份访谈记录体现出了当地村民在自觉维权基础上的自组织能力:除了自己向有关部门举报以外,会“组织村民齐去反映”。1位访谈资料表示,群众认为应该在必要时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维权。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环境污染  水源污染  农村水污染  调查报告